您的位置:首页 > 信息快递> 行业新闻
 
 

提升城市品质应加强城市设计

  10月29日,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提出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位一体的整体发展思路,也为建筑界、城市规划界拓展了发展理念,呼唤启动城市设计的理论研究与实践。

  10月31日是世界城市日,今年的主题为“城市设计,共创宜居”,可见城市设计正在融入可持续的城市化进程中,需要城市管理者与建筑师、规划师乃至公众互动,更要发挥城市设计对经济社会发展和科技创新的新驱动作用。

  两院院士吴良镛曾说:“一部城市建设史,也可以从城市设计角度来写,即写成一部城市设计史。”表明城市设计应贯穿于整个城市规划、建筑设计的链条之中。越来越多的专家倡言,提升城市品质必须基于“建筑—规划—制度”多位一体的协同新视角,开展系统化原则下的城市设计。

  早在1999年第20届世界建筑师大会上,吴良镛就提出:“通过城市设计的核心作用,从观念上和理论基础上把建筑学、景观学、城市规划学的要点整合为一。”这不仅明确了城市设计多学科交叉特点,更为建筑师、规划师提供了超越原有工作视角的大设计思路。

  2015年7月,《筑·城市设计》系列丛刊出版,正如中国建筑学会名誉理事长宋春华在寄语中所言,“要抓好城市设计这个重要环节,发挥其在城市规划和工程设计之间承上启下的作用。”

  从国际上看,现代城市设计起源于20世纪初。在芬兰建筑师伊利尔·沙里宁的倡导下,一个城市规划学科和建筑学科无力妥善解决的领域被组合成现代城市设计,这绝不是与城规学科和建筑学科分庭抗礼,更不是重构,而是按照一个共同目标来确定共同的原则。

  城市设计是承上启下的主线,是特色风貌的解码器,是文化特性的挖掘机。在西方,城市设计的学术基础成熟于20世纪60年代、发展于20世纪80年代后。城市设计与城市规划学科和建筑学科之间既相互重叠、又相互独立,完善的城市设计使城市建设更趋于有机、完整和可持续。

  西安市规划委员会总规划师韩骥认为,探源我国有几千年历史的“九宫格局”,其实就是最杰出且悠久的城市设计思想。美国城市设计大师凯文·林奇说:“两个发展最完善的宇宙模式理论是中国和印度的。中国人的宇宙观几乎主宰了所有中国、韩国、日本和大部分东南亚地区城市的布局方式。”

  纽约城市设计师巴奈特提出,现代城市设计应使城市形体通过一个连续决策的过程来塑造,城市设计应成为公共政策的一部分。现在,城市的品质已经不是由地标式建筑决定,而要看生活在城市中的每个人是否有安全感、归属感、幸福感。在城市设计中,错误的逻辑往往比错误的观点更可怕。现实中,我国不少城市建设太过随意,缺少逻辑缜密的城市设计作为建设基础,决策失误过多。

  记者简·雅各布斯在《美国大城市的生与死》中写道:文明的功绩并不在于造就了艺术家、诗人、哲学家和音乐家,而在于这个城市是否关注下水道是否畅通、街道是否适于步行、孩子老人是否安全、公园的路灯是否可照到角落……

  城市问题专家乔尔·科特金在《全球城市史》中剖析:“中国城市迅速崛起的同时也带来了与快速发展相伴的挑战,流动人口住进拥挤狭小的公寓,不少居民不得不在肮脏、危险的地方生活和工作,重蹈着芝加哥或纽约的覆辙。”

  无论是城市房屋或路桥建设的“硬件”,还是城市人口及应对应急事件的“软件”,都越来越体现出建筑设计、城市规划所难以解决的城市设计问题。城市的追求是“冲着天空”,还是“朝向大地”;是以人为本的持续长远,还是不放弃GDP的盲目追求高速度,这些价值观体现着城市的品质。

  中国不是没有城市设计,而是在高速城镇化推动下,在城市中心区设计、景观道路设计、建筑遗产保护区设计、文体博览中心设计、广场公园设计、滨水区开发设计、科技园区设计等方面出现了不少急功近利、品质低下的项目。

  要依法依规推进城市设计,更要在建筑界、规划界大力推动城市设计理念与实践,使之成为建筑师、规划师的职业素养,还要以城市设计去关注并服务于城市大事件、城市形象与影响力、城市可持续发展等方面的研究。

  天津“8·12”爆炸事故后,城市规划与建筑界应该反思,何为城市生产与生活本质的安全设计?何为可靠的危化品防护安全设计?何为有城市安全设计的社会风险系统?2014年12月31日上海外滩拥挤踩踏事件使各界反思,面对城市“大人流”的突发事件,需要从城市设计上提出安全需求。

  灾难往往发生在状态突变期,这已不是城市防灾规划与建筑安全设计可以解决的问题。城市安全设计要将预案与安全程序结合在一起,提供有效的疏散应对设计指南,这本身就是一种广义的城市设计。

  从可持续发展的大计来看,生态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方面,只有杜绝并减少灾难事故,才能确保生态安全。

  根据2015~2025年城市风险指数研究报告,台北、上海、北京的“风险GDP”指数分别为45.24%、16.6%、11.9%,分居全球第1位、第9位和第23位。这就要求建筑师与规划师具备必要的灾难意识,要树立可持续安全的设计思想。因此,建筑师与规划师有必要与环境学家、灾难学家相结合,拓展设计责任,自觉投身于城市安全设计领域。

  可喜的是,中国也有一批城市设计成功的项目,城市设计正日益受到重视。

  在UIA—霍普杯2014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中,中国大学生的城市设计方案获得大奖。竞赛议题是南非德班沃里克枢纽站周边城市设计,要求通过对沃里克地区长期、中期、短期三个不同阶段不同程度的设计干预,构成一个连续、完整的城市设计方案,帮助解决现实与发展问题。

  在50多个国家的478个参赛作品中,中国学生的城市设计包揽前三名。评委会在颁奖典礼上表示,“这为2050年德班提供了一个长期发展蓝图,建造一个城市综合体,创造了一种新型的城市公共空间。其最出色的地方是:深刻意识到沃里克枢纽站在城市中的长远价值,并将其转变为城市再发展的契机,加强了地段与周边环境的联系,巧妙地用城市设计处理了生态与弹性发展的关系。”

  可以坚信,正是由于城市设计以城镇空间组织与优化为目的,对包括人、自然和经济因素在内的城市形体和空间环境进行了研究和设计,所以,城市设计才能成为对城市空间优化管控的工具,成为为建筑的和谐性设计提供辅助决策的理性机制。




资料来源:中国建设报 2015.11.18
[关闭窗口] [返回上页]